? 等风停让人感到了不安_免费下载红包捕手网 免费下载红包捕手 ?

等风停让人感到了不安

类别:散文随笔 | 发布时间:2019-09-18 | 人气值:599
这篇文字是在九月份离家前写下的,那时读了郭敬明作者写下的两篇散文,竟有些感同身受,于是试着写下这些文字来与曾经的自己告别。我想总会有人和那时的我一样吧,迷茫,痛苦,彷徨,故作坚强,在麻木的前行中等待风停的一天。



夜里,我站在窗前夜风透过沙窗凉凉的吹来,我看见了旧日里那些零碎的画面在夜幕里翻滚着,蒸腾着,然后听到了时光断裂的声音。

2015年我过了18的生日,那些堆满桌椅的零食,暖人的笑容,美好的祝福,如同书写青春最后的符号,让我感动并难以忘记。而我就那样的,像刺猬一样的长大了。



初二的时候莫名其妙的喜欢看?那些年,我们一起追的女孩?。一直都记得男女主角最后的一段对话,后来又看了一遍,却意外的哭的稀里哗啦的,墙上的涂鸦,桌上粘的图片,还有那慒懂的青春,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,熟悉的被我们搁置在了身后的时光,再也无法找回,是难过还是怀念?时光太久,我们都没能像柯腾那样的幼稚下去。

看到过安慰自己最无奈的几个字:心不动则不痛。但无论我怎样告诫自己还是会感到痛楚,有时就像蛰伏在心底的一根根细针,你永远都不知道它会什么时候跳出来扎你几下,然后感到真真切切的痛。即便是麻木了也还会感到蔓延的苦涩。我想一个人最好的状态就是平静,哪怕是一个人穿过一座又一座城市,经历一场又一场的离别,都能够淡然的看待一切,平淡的走过岁月。

而每一个平静的人都经历了太多,拥有了太多的过去,想平静的人则像被吹得摇摇晃晃的草,等待着风停的一天。



我是一个喜欢仰望蓝天的人,可我却长长仰望夜空,那漆黑的夜空能吞噬一切,也能包容一切,就算再难过的表情也不会被看见。

初三那年,我失去了一直深爱着的奶奶,随之而来的是生活的那场大雨,我执意的顶破了头顶上的伞,和父母一起淋了这场雨,一年的时间已变得沧海桑田,最令人难过的莫过于物是人非。

当临近年底我匆匆赶回来站在路口时,望着挂满灯笼变得红彤彤的街,第一次感到了沧桑,还有那与周围的气氛格格不入的凄凉。偌大的世界里,热闹是别人的狂欢,我有我的孤寂。

身边的人都说我不像同龄的人,总是走得太快,我也觉得我不再像个孩子了,可当我看到一旁的跷跷板时总会忍不住拉着弟弟和我一起玩儿,会因在外住宿不能回家而躲在角落里哭,会害怕未来的未知而不敢向前走。也许我只是想一直做父母身边的孩子,只是不知不觉间就被披上了时光的外衣。



2016年3月份我过了19岁的生日,成为了最早离开学校里的一批人当中的一个。当我拿到入取通知书时,所有人都在恭喜我,只是我没能感到想象中的兴奋和高兴。晚上媛发来消息:这样的结果真的是你想要的吗,你真的开心吗?看到这样的话眼泪忽然的,就流了下来…………

6月份的时候,我见到了宇。

宇是一个出色的大男孩,尽管他没能上完初中。刚进入中专时,他只有14岁,年龄最小的一个,还是个叛逆的孩子。当他再次站到我面前,我忽然感到了心疼。明明还是十几岁的少年却是一副成年人的模样,我知道这两年来他承受了这个年龄不该承受的东西,吃了连一些大人都不一定能吃的苦。但庆幸的是,他的脸上依旧留有明朗的笑容。

宇和我在一起时总爱说起我们共同拥有的那些时光,并且每次都很努力的帮我想起那些被遗忘的事情,可我几乎每次都让他失望了, 这些年我忘记了太多的东西,记忆里出现了大片的空白,每次我想在这些空白里回想起什么来,都只感到了空洞,空洞的那样的无能为力。宇在8月份的时候离开了这里,我在他离开的那天收到了他的信息:我还是喜欢以前那个不太爱笑,但笑起来眼睛弯弯的你。至少那个时候我还感觉不到你的冰冷和麻木。 宇啊,你都不会知道我有多羡慕你,羡慕你那明朗的笑容,羡慕你永远活的那么轰轰烈烈。



总会在有些时候感到莫名其妙的痛苦,会想问究竟是什么,让你这样的痛苦。结果每一次都是那么的模糊,什么都记不起来。即便是早以忘记了所发生的事情,可那些疼痛却留了下来。时不时的跳出来提醒你一下,你不是什么快乐的人。而表面上的冰冷,也只不过是在掩盖内心的不安。

临走前,最后去一次去学校,那些孩子的青春在校园上方飞扬着,明媚的笑容挂在脸上,我忽然想起了那时梳着齐耳短发,在操场上奔跑的我,现在我扎起了马尾,带着白色的口罩,脸上带着只有我自己知道的冷漠,竟不知道是该悲哀还是该庆幸。

小时候的自己总是盼望着快点长大,从没没想过这么快就站到了成人的路口,等待着破茧成蝶般的痛苦,却永远不知道是否真的可以破茧成蝶。前方的路太过渺茫,让人感到了不安。

在几天后我将离开这片生活了19年的土地。想到这竟有些不舍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不再是可以独来独往,了无牵挂的走或了无牵挂的来的人了。家对我来说变得十分重要,无论走到哪都想着念着。我想在将来的日子里,我将呆在陌生的城市,疯狂的思念着这里的一切,以及那个被我留在了十几岁的青春里梳着齐耳短发的孩子,然后等待着风停的一天。
你可能感兴趣的
?